高瞻遠矚的賀龍元帥

發布時間:2018-06-29  |  【打印】 【關閉

  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賀龍同志,是我們黨和國家的重要領導人之一。他對新中國體育事業傾注了許多心血,做出了杰出的貢獻。他一貫強調體育工作是革命事業的一部分,是為富國強民服務的,同時要攀登世界運動技術高峰,為國爭光。他還十分關注體育科學技術的發展。中國體育科學技術工作能夠有今天的規模和水平,是與賀龍同志高瞻遠矚的宏觀決策、正確的指導方針以及親切關懷分不開的。

  宏觀決策

  新中國成立初期,人們對體育工作認識仍很差,不少人認為體育就是“蹦蹦跳跳”、“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哪里還談得上什么科學。賀龍同志于1952年兼任了新成立的國家體委主任后,不僅十分關心正在籌建的中央體育學院(即今北體大),還多次強調“辦好體育學院是發展體育事業不可缺少的一環”。他十分重視體育科學技術的發展,顯示了偉大戰略家的遠見卓識。在他領導下,國家體委決定聘請蘇聯專家來體育學院培養研究生。第一位蘇聯專家是1953年12月體育學院開學不久到京的。1954年2月中央體育學院成立了研究部,負責研究生的培養和開展體育科研工作。賀龍同志親自從志愿軍十九兵團政治部調趙斌同志到體院任副院長兼研究部主任。僅中央體育學院就先后有8個學科聘請了蘇聯專家,共培養了215名體育教學和科研骨干。這在中國歷史上開創了有組織地進行體育科學研究的先河。

  為了集中骨干力量開展體育科學研究工作,促進體育事業的發展,國家體委于1957年11月提出在第二個五年計劃期間建立一所體育科學研究所的建議。1958年4月國務院科學規劃委員會批準同意。隨即抽調干部,于1958年9月正式成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專門的體育科研機構—北京體育科學研究所(即今國家體委體科所)。此后,相繼建立了其他的體育科學研究所。賀龍同志對體育科研機構的發展也有深遠的設想,1965年,他在北京體育學院校慶的科學報告會上提出:“現在有一個研究所,將來再成立幾個研究所,可以搞成體育科學研究院。”

  在現代體育發展中,世界各國都非常重視體育科技工作的發展。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體育科技工作隨著經濟、科學技術和體育運動的發展,得到了迅猛提高,不少國家建立了專門的體育科研機構。就專門體育科研機構而言,我國是建立比較早的。據現有資料,原蘇聯是1932年在莫斯科體育學院建立了研究部,以后發展成莫斯科全蘇體育科學研究所。日本1924年曾建立體育科學研究所,1941年撤銷。60年代初日本體育協會又建立一個體育科學研究所,但主要任務是組織和協調,兼搞些科研工作。原民主德國1956年在萊比錫體育學院建立研究部,1969年發展成體育科學研究所。匈牙利1959年建立了體育科研所。原聯邦德國1970年成立了聯邦體育科學研究所,但它除研究體育信息和場地器材外,主要是做組織和協調工作。韓國于1980年在泰陵訓練基地內才建立了體育科學院。

  國家體委在黨和政府的領導下,比較重視體育科技事業,這與賀龍同志留下的好傳統是分不開的。

  全面指導

  賀龍同志不僅關注體育科技干部的培養和專門體育科研機構的建立,同時還對體育科技工作提出了全面、鮮明的指導方針。賀龍同志反復強調體育是為人民健康、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服務的,而體育科技工作就是要為體育事業發展服務。50年代末,賀龍同志在第1屆全運會代表團團長會議上指出:“體育是一門科學,體育學院應擔負起這個任務。要在戰術、技術、解剖學和體育理論等方面搞出一套東西來,為加速提高運動技術水平的訓練工作服務。”60年代初又對體育科技工作提出要求:“丟掉洋拐棍,到實踐中找數據”。從這里可以看出,賀龍同志不僅重視面向實際的理論研究,同時還提出了不要照搬外國的東西,要從實際出發,深入實際的體育科技工作指導方針。

  “丟掉洋拐棍”,絕不是賀龍同志反對學習外國的先進經驗,而是強調不要依賴外國,要大膽創新,走自己的路。盡管科學技術是沒有國界的,但只有結合自己的實際加以運用和發展,才能有益于我國體育事業的發展。50年代初,賀龍同志親自介紹了蘇聯體育科研所的經驗,比如“勞衛制”的各級標準,就是根據他們的科學研究結果制訂的。但在我國推行時,則應根據我國情況辦。58年6月國家體委召開了“全國‘勞衛制’科學討論會”,以蘇竟存、王英杰兩位教授和我于57年合寫的主報告為基礎,進行討論,結合我國的實際情況,修訂了“勞衛制”的條例和項目標準,最后報經國務院批準,在全國推行。

  賀龍同志當年提倡的“到實踐中找數據”,與后來中央提出的“科技工作必須面向生產實際”的方針是一致的。實踐是科研的基礎。根據這一指導方針,那時就出現了一批具有理論意義或實際應用價值的科技成果。如1964年國家體委召開的第1屆全國體育科學報告會,就有82個單位126人參加,分運動訓練、學校體育、運動生理、運動醫學等,共宣讀了109篇論文,有些成果已達到相當高的水平,有些于1978年獲得了全國科學大會科技成果獎。

  鼓勵關懷

  賀龍同志常在百忙中過問體育科技工作。有一次他對科研所所長趙斌同志風趣地說:“你不向我匯報是沒有成績,還是有意封鎖我?!”并說:“3個月向我匯報。”這樣親切的督促推動了科研所的工作。根據當時的任務,全所分成了一線和二線(技術和后勤保障),在深入實際中做了大量的科研與科技服務工作,受到有關方面的好評。

  賀龍同志非常關心競技運動水平的提高,要求體育科技工作者要為運動隊服務。1962年賀龍同志提出“釘子鞋、乒乓球拍等都值得研究。”據此,科研所組織力量進行了乒乓球拍的研究。連續試制了4批68種木板、15種膠皮和7種海綿,通過200人次的試打,收集了大量數據,經過分析,最后找到了適合當時我國乒乓球運動員水平的球拍類型和規格。當時試制的海綿、膠皮已接近日本蝴蝶牌的水平,木板已達到美國威爾遜牌的水平。這不僅解決了我國優秀運動員缺少適合自己特點的球拍問題,也為生產廠家提供了科學數據和樣品。七、八十年代又先后研制了乒乓球發球機和乒乓球測轉儀,大大武裝了國家乒乓球隊,同時還獲得了國家發明獎。

  賀龍同志十分關心群眾體育的發展,特別是青少年的身體成長。1965年賀龍同志提出:“10年后青少年身高要長1寸。”在全國各方面的努力配合下,通過研究,證明賀龍同志提出的任務實現了。1979年根據11個城市7—18歲青少年的調查和測試的結果,與1955年相比,男子身高平均增高5.6厘米,女子增高5.11厘米。平均每10年男子增高2.33厘米,女子增高2.13厘米,看來都沒到1寸,但如果排除“文化大革命”那幾年的影響,青少年的身高定會超過1寸的。

  體育科技工作每取得一些成績,賀龍同志總是給予充分肯定和熱情鼓勵。他在第26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后舉行的評獎大會上說:“這次乒乓球比賽的勝利,因素很多,北京體育科學研究所做了偵察工作,翻譯了12萬字,發現了日本的一些打法,如上旋球。也應給予口頭獎勵。”

  領導的關懷鼓勵,進一步激發了科技人員的積極性。那時,科研所辦公樓的夜晚,經常是燈火通明,科研人員夜以繼日的工作著,這在當時體育館路上是靚麗的一景。

 

作者:王汝英  離退休老干部

版權所有 © 國家體育總局體育科學研究所 京ICP備13023979號-3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體育館路11號 郵編:100061 電話:010-87182527 傳真:010-87182600
技術支持:青云軟件

江西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