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 念——飲水不忘掘井人

發布時間:2018-06-29  |  【打印】 【關閉

  我們體育科研所建所60周年了。時間真太不留情。我是在建所之初1960年來到科研所的,從1958年在體院成立算起,到今年2018年,可不60周年了。以一個人或者一項事業來說,60年的滄桑和磨練,應該說是成熟了。我們科研所當不例外。

      我曾以感恩的心情寫了一篇長文《科研所是我學術成長的搖籃》在我的散文集《金禾集》和博客上發表了。我認為,我參加工作60多年,真正的成就是在科研所的最后30年。這30年我在體育情報、比較體育和奧林匹克研究三個領域做出了一點成績。出版了5本專著和25本合著(包括國際學術會議論文集),翻譯體育資料有200多萬字。獲得包括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在內的20多項獎狀。這在我們體育系統恐怕是不多見的,我之所以能在國內外體育理論界有一席之地,都要歸功于體育科研所這片沃土。當然,飲水思源,我不能忘記趙斌所長對我的關懷和鼓勵。

      趙斌同志我在國際司多次接待過他,當時他是體育學院副院長,多次代表體育學院來參加國際活動的宴會。他衣著整齊,常常穿一套很精神的軍便服,年輕有帥氣。溫文雅爾,態度和藹可親。

      我在6月的一個上午懷著忐忑的心情來到科研所時,第一個接待我的是秘書郭連笙。她自我介紹是中央團校來的,我就感到親切,因為我也是從團中央調體總的。后來她帶我去見趙斌同志。趙斌同志見我很客氣,請我坐下,給我介紹科研所建所情況。他最后熱情地說:“我們歡迎你來科研所工作,你在國際司的工作表現,干部司司長王琳同志介紹了。我們對你抱有希望,希望你丟掉包袱,好好工作。

  在我們見面之后,我就到情報資料研究室報到了。

      趙斌同志是加拿大華僑,他參軍前在南京金陵大學學習。這次是賀老總在抗美援朝期間率領中央慰問團赴朝時發現了原來戰斗隊的趙斌同志,于是調來北京體育學院工作。當時從西南軍區調來了好幾位都擔任體委的司級干部 。在科研所籌建的時候,趙斌同志曾率領代表團到蘇聯參觀學習。后來由國務院任命為體育科研所第一任所長。從體院的紅四樓南跨樓搬進體育館路的新家,科研所總算有了獨立的單位。但是體育科研在體委系統是很陌生的。許多體委干部經過科研所都有點好奇,不知道體育科研是干什么的。

      但是科研所的一大批調來的體育學院研究生,個個身強力壯,都是單身漢,熱情很高。在趙斌同志親自指揮和參與下,人人自己動手,忙的熱火朝天,不但儀器設備由自己安裝調試,而且連暖氣片都是大家動手擦洗。我們幾個下放回來的同志,也自告奮勇,整理門口的小花園,搞得很像樣,成為體育館路上的一道風景線。記得當月季花盛開的時節,體委許多人來參觀,包括副主任李達將軍。我們通過園林局從天壇公園移來一顆迎客松,把科研所打扮的氣象一新。

      趙斌同志對自己要求非常嚴格,在建所時他主張學大慶:“先建坡,后建窩”(先生產,后生活)。他提倡艱苦樸素,親自動手,自力更生。大家在他的帶領下,就在科研所大樓安家。趙斌一家5口擠在二樓原財務室居住。趙斌是知識分子出身,他對知識分子不僅了解而且很有感情。他的工作方式方法不是整天在辦公室聽匯報,而是隨時隨地出現在群眾身邊。當時大家晚上在辦公室加班或學習,體育館路上唯有科研所燈火通明。他就常常到研究室和大家聊天。了解情況,增加感情,有時吃了晚飯和個別同志在院子里散步談話,有時晚上也到宿舍串門。這樣他對大家的想法了如指掌,許多好的建議立即被采納。對一些工作上的困難也能及時解決,上下級關系極為融洽。

      他開始工作有許多困難,主要是體委上級對體育科研不甚了解,因此在經費、物資和研究對象上處處遇到麻煩。趙斌同志一度也很懊喪。認為在科研所是坐冷板凳。當時也有些怪話,說在體育館路上最吃香的當然是訓練局,那是心臟;其次是體育報,那是喉舌;而我們科研所則是盲腸。這當然不是事實,隨著科學訓練認識的提高和科研成果為實踐服務的成效顯著,大家也就改變了這種錯誤的認識。但不可否認,這對科研工作是有不利的影響。趙斌同志對每一位科研人員的工作生活都非常關心,我印象中他們夫婦還給科研人員介紹過對象。我下放回來也有婚姻的煩惱,他不止一次給我分析情況,指點迷津。最使我感動的是我剛剛摘了帽子。在一次春節聚餐會上,他特地跑到我的桌前,舉杯向我祝賀。他意味深長地說:“祝賀你,好好干吧!” 這充分體現了它的黨性和政策水平。這使我終身難以忘懷。

       在他回到體育學院之后,我有兩次去看望他。一次是帶著熊英去看趙伯伯,因為幾年前有一次孩子病了,家里沒有人看,趙斌同志就住在樓下三層,正好他也沒有上班,我們就請他看孩子。熊英非常喜歡趙伯伯。那次趙斌同志和夫人耿國輝同志熱情招待,至今那位安徽保姆做的香酥雞記憶猶新。第二次是我的問題改正以后,很想調動工作,當時江西省體委李主任極力希望調我去當副主任,負責科研和教學工作。我祖籍江西,有點動心。他們甚至已準備

  0.通過中組部下調令。還有就是體育報想調我擔任國際部負責人;此外體育學院要聘我為圖書館館長兼體育理論教授。我拿不定主意,就想向趙斌同志請教。我和夫人何淑貞一塊去的,在體院呆了一天。趙斌同志語重心長地說,最好不要動,因為年齡快60了,動了弊大于利。我和淑貞都認為他說的有道理。于是堅持到67歲從科研所退休,最后完成了我的計劃和理想。我要感激趙斌同志。

      在趙斌同志80壽辰的時候,我們幾個人為她老人家編了一本畫冊,他非常高興。他和國輝同志合作,送了我一幅書法和題詩。這就是我們的永久紀念。在我們科研所60周年之際,我們飲水思源,深切懷念體育科研所的創始人趙斌同志。他的諄諄教導和一言一行都深刻銘記在我們心中。

      趙斌同志,我們永遠懷念您!

 

 

作者:熊斗寅   離退休干部

版權所有 © 國家體育總局體育科學研究所 京ICP備13023979號-3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體育館路11號 郵編:100061 電話:010-87182527 傳真:010-87182600
技術支持:青云軟件

江西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