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入正軌

  1978年是當代中國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一年。這一年,全國科學大會召開,鄧小平同志在開幕式講話中明確提出“科學技術是生產力”,重申知識分子是工人階級的一部分,是“為社會主義服務的腦力勞動者,是勞動人民的一部分”。同年,中國共產黨十—屆三中全會召開,全會決定,將全黨工作的重點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全國的科技戰線和體育戰線隨之迎來了事業繁榮的春天。從1978到1990年的十余年間,科研所進入了一個全面恢復、穩步發展的新階段。

  1978年1月22日至30日,國家體委在北京召開全國體育工作會議,會議提出要“大打科研之仗”和“體育要大上快上,科研必須先行”的方針。按照全國體育工作會議的精神,在科研所有關專家和領導的積極建議下,國家體委開始籌建管理科技工作的部門。全國科學大會之后,國家體委新建了科教司,都浩然同志任科教司負責人,兼任科研所負責人。1978年5月,國家體委下發了《關于加強體育科學技術工作的意見》。 科研所積極貫徹會議精神,認真領會國家體委針對科研所研究領域和課題所提出的意見,確立了科研所進一步發展的方向。

  1980年5月,科研所向國家體委上報了《1980至1981年國家體委科研所方向任務、體制編制方案的請示報告》 [(80)體研字22號],《報告》提出:體育科研工作應為體育的普及和提高服務。全所工作應以科研為中心,出成果、出人才。實行專業和業余相結合,基礎科學與應用科學研究相結合,當前任務與長遠任務相結合。1979年全國體育科技會議明確指出:“國家體委科研所著重研究優秀運動員提高技術水平和體育基礎理論方面的問題。也要安排一定的力量進行青少年多年系統訓練和中小學體育的研究。”據此,科研所將自己主要工作任務確定為:在全面安排的前提下,以研究提高運動技術方面的問題為主,為體育事業的發展,為攀登世界運動技術高峰服務。

  具體安排是:在競技體育方面,開展奧運會重點項目的優秀運動員和后備力量訓練研究;在群眾體育方面,開展建國后首次大規模的全國青少年兒童體質調研;在應用基礎研究方面,重點研究優秀運動員的機能評定,運動訓練的生理、生化基礎和運動性傷病的防治;積極創造條件開展體育理論和運動心理學方面的研究;在情報信息方面,收集、研究和提供國內外體育科技情報和資料,出版刊物,攝制電影錄像;此外,還提出了體育科技人才培養的規劃。

  在這期間,所領導的任命、黨組織的形式、機構的設置以及人員編制都處于不斷調整之中:1979年,國家體委任命馮銘為科研所第3任所長;1981年,馬彬被任命為科研所第4任所長;1982年,陸紹中被任命為科研所第5任所長。

  在機構設置上,1980年5月,科研所的機構有:所領導、辦公室、黨委辦公室、科研處、科研條件處、群眾體育研究室、運動訓練研究室、球類訓練研究室、運動醫學研究室、運動生理研究室、情報資料研究室、影片錄像攝制室。人員編制從1978年的164人增加到1980年的194人。1981年2月,《國家體委體育科學研究所條例》正式通過,明確規定了科研所的方向、任務、各級職責范圍、科研工作程序等,并明確本所是在國家體委領導下,以所黨委為核心,實行所長負責制。

  根據中共中央關于“要抓緊落實黨的知識分子政策”,“恢復技術職稱,建立考核制度”的精神,科研所于1979年8月成立了學術委員會;10月,開始評定專業技術職務。1980年,國家體委批準了科研所第一批高級專業技術職務:1名研究員,18名副研究員。同年,科研所開始招收體育情報學和運動醫學研究生。

  隨著科研所工作方向、任務、體制和人員編制的進一步確定,科研所各項工作開始走上正軌,有質量的科研成果開始不斷涌現。

  1978年,在全國科學大會上,科研所有7項科研成果獲獎,分別是:《乒乓球的打法類型與技術分析》、《髕骨張腱附麗區及慢性損傷的初步研究》、《運動員過度訓練綜合癥問題》、《我國運動員身體形態研究》、《恒力距自行車測功器的研制》、《我國優秀馬拉松、中長跑、自行車運動員呼吸循環系統機能研究》、《高山缺氧時人體若干生理機能變化的研究及其應用》。

  1979年,隨著我國成功重返國際奧委會,國家體委對科研所工作做了細致的戰略部署,科研所從運動訓練理論與技術、運動生理與運動醫學、體育情報搜集與分析等多重角度對田徑、游泳、體操、足球、籃球、排球、乒乓球、羽毛球等項目進行研究,并將相關科研成果提供給國家隊,為1982年的第9屆亞運會我國金牌總數第一次超過日本而躍居第一提供了科技支持。

  在群眾體育方面,由科研所發起并牽頭展開了全國第一次統一計劃、統一組織的全國青少年、兒童身體形態、機能與素質的調查研究工作。在全國16個省市上千名體育、教育、衛生工作者和科研人員的努力下,圓滿完成任務,引起了很大反響。其成果《中國青少年、兒童身體形態、機能、素質的現狀、特點及某些規律的研究》獲得1982年國家體委科學技術成果一等獎,并獲得國家體育運動榮譽獎章,受到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重視。1985年,又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這次調查獲得了我國青少年、兒童生長發育與身體素質方面較全面的基礎資料與數據,填補了這一領域的空白,不僅對我國學校體育、衛生保健、體育教學訓練、運動員選材以及多年系統訓練等方面有重要參考價值,而且也為科研所以后建立國民體質監測系統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1983年,經國務院批轉的國家體委《關于進—步開創體育新局面的請示》分析了當時我國體育所處形勢,提出“第六個五年計劃”后3年的具體目標,強調發展科研、教育事業,大力培養和引進科研人才,健全科研機構;1984年,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于進一步發展體育運動的通知》文件中也強調要發展體育科技。

  1984年底,在云南昆明召開了第3屆全國體育科技工作會議,會議著重討論了體育科研與運動訓練相結合,為提高運動技術水平服務的問題,明確提出了“體育振興要依靠科學技術進步,體育科學技術必須面向體育運動的發展”的體育科技發展方針,這是“科技興體”口號比較早的表述。體育科技的主要任務是:在為增強人民體質服務中,重點抓好學校體育的研究;在為提高運動技術水平服務中,重點圍繞亞運會、奧運會等重大國際比賽奪取優異成績開展研究。

  在這次會議上,作為經驗交流,科研所做了《情況、體會和設想》的發言。發言指出, 1978年以來,科研所的科技工作得到了全面的恢復,科技成果也有了很大進步。如與教育部、衛生部合作的中國青少年兒童身體形態、機能和素質的研究,八導肌電遙測儀和水力按摩機的研制,乒乓球訓練的理論與技術分析,體操難新動作分析,優秀運動員的選材等都取得了較好的成果。1982年,在國家體委評選獎勵的體育科技成果中,科研所獲獎12項,占總獎數的41.3%。

  1985年,國家體委開始了體育科技體制的改革。其核心,是改革科研撥款制度,通過撥款制度改革,改變過去科研機構數量多,力量分散,發展不平衡,科研與訓練脫節以及學科分布不成體系等局面。1986年,國家體委改變了直接下撥體育科研經費的辦法,逐步實行了科研經費的分級、分類管理。1985年7月28日,國家體委下發了《體育科學技術進步獎勵條例》和《體育科學技術進步獎的獎勵范圍和評審標準實施細則(試行)》,1987年2月25日又公布了《體育科學技術研究成果管理條例》和《體育科學技術研究課題管理條例》等一系列有關體育科研管理的文件。1989年,國家體委在山東泰安市召開了第4屆全國體育科技工作會議。會議以加強科研與訓練結合為主題,總結交流了1984年全國體育科技工作會議幾年來的經驗,并研究討論了《1991年-2000年體育科技發展規劃》(征求意見稿)。

  根據以上精神,科研所本著積極而謹慎的態度進行了一些改革:1984年7月,按照國家科委《關于當前整頓自然科學研究機構的若干意見》中改革科研機構領導體制的精神,要求黨政分工,加強院、所長的責任和權利,科研所實行所長負責制;1985年7月,為適應科研領導體制改革,加強業務、行政工作統一指揮,科研所設立所長辦公室、人事處、行政處、機關黨委辦公室及體育科研儀器研究室,撤消原所辦公室、黨委辦公室、科研條件處。1987年,增設中心實驗室和體育理論研究室。在人員編制上,根據國家加強編制管理和明確各類人員職責,建立崗位責任制的精神,1987年7月,國家體委正式確認,科研所事業編制為238人。

  20世紀80年代中期,信息技術在全球范圍引起廣泛的重視,體育界也開始對體育信息情報工作給予了高度期望。科研所在幾十年的科研實踐中,始終重視情報資料的編譯、研究與傳播,并結合競技體育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為國家隊提供了許多珍貴的體育科技資料;為國家體委80年代的改革和戰略研究提供了許多國外體育管理的經驗。同時,也就體育情報學本身的發展進行了開創性的研究,如《體育情報與體育科學》、《試論當前我國體育情報工作的重點》等。此外,由國家體委科教司組織,科研所和北京體育學院合作完成了教材《體育情報工作理論與實踐》的編寫工作。中國體育科學學會情報學分會成立后, 組織了以科研所和相關科研單位情報科研人員為骨干講師的培訓班,陸續舉辦了聲像技術、聲像高級編輯、情報管理干部培訓班和情報理論研討會,為各省市體育科研所培養了大量專業人才,為體育情報學科發展奠定了基礎。

  為了進一步擴大體育情報工作的輻射面,便于國家體委直接管理,經過6年籌備,1987年7月6日,以科研所原有的情報資料研究室和影片錄像攝制室人員為骨干成立國家體委體育情報研究所,承擔科研所原有的體育科技情報工作,任命原科研所副所長王汝英為情報所代所長,科研所不再設立情報(包括聲像)研究室。

  1985年11月,為了承擔在北京舉行的第11屆亞運會的興奮劑檢測任務,國家體委決定籌建中國自己的興奮劑檢測中心,并由時任科研所副所長楊天樂負責牽頭籌備。籌備過程中,科研所給予了人、財、物等各方面的大力支持。1987年7月24日,國家科委正式批準成立國家體委運動醫學研究所,對外稱中國興奮劑檢測中心。

  根據1986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實行專業技術職務聘任制度的規定》,科研所經過大量、細致的準備,于1987年9月出臺了《國家體委科研所關于試行專業技術職務聘任制的實施辦法》,并于1988年完成了全所科技人員的職稱聘任工作。到1990年底,科研所有研究員17人,副研究員37人,助理研究員64人,研究實習員47人。

  從1978年至1990年,伴隨著國家科技體制改革的逐步推進和體育界在競技體育、群眾體育、體制改革以及法制建設等方面工作的穩步開展,科研所在競技體育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群眾體育、體育發展戰略以及體育專項學科建設等方面都取得了喜人的成果。

  這10余年,是科研所為我國競技體育沖出亞洲、走向世界提供科技支持成效顯著的時期。科研所為田徑、游泳、體操、舉重、射擊、技巧、賽艇、跳水、自行車、乒乓球、排球、羽毛球、網球、手球、柔道、摔跤和帆板等項目提供了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每年,科研所約有50至70名科技人員在運動隊進行直接的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受到了廣大教練員和運動員的歡迎。尤其是20世紀80年代后期,科研所承擔的課題中直接為提高運動技術服務的應用研究課題占極大的比例,與運動隊結合緊密的服務性課題比重逐年遞增。在為第10、11屆亞運會,第23、24屆奧運會的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中,成效顯著。科研所科技人員長期深入運動隊,在訓練安排、技術診斷、機能評定、醫務監督、傷病治療、心理訓練等方面進行了大量的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工作,對上述項目競技水平的提高起到了積極作用。

  1982年,科研所研究人員為備戰亞運會,提高游泳運動員接力銜接技術,研制了YZ-B游泳出發接力監控儀,國家隊隊員使用該儀器訓練后,接力銜接技術迅速提高,銜接時間大大縮短。為我國游泳運動員在1982年第9屆亞運會上取得優異成績起到了積極作用。另外,訓練和醫學研究人員下隊與教練員組成短跑攻關組,科研效果顯著:我國優秀短跑運動員在1986年第10屆亞運會和1987年第2屆世界田徑錦標賽上3次破4×100米接力亞洲紀錄。科研所儀器研制人員成功研制的跳水氣泡發生器,被國家跳水隊采用,有效防止了運動損傷的發生,有助于運動員判斷離水面的距離,提高了訓練質量。1984年,為迎接在洛杉磯舉行的第23屆奧運會,科研所科研人員將美國、日本等女排主要進攻手的技、戰術變化進行錄像分析和編輯,這些資料為中國女排分析對手的主要進攻手技、戰術特點并進行針對性訓練和模擬訓練等起到了積極作用,在這屆奧運會上,中國女排實現了“三連冠”。

  在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中,科研所積極采取聯合攻關的方式集團作戰。例如,為備戰1990年第11屆亞運會的馬拉松、中長跑、競走項目的比賽,運動醫學、運動生理和中心實驗室的科技人員共同承擔了對運動員心血管功能、神經功能和有氧代謝能力的綜合評定以及日常醫務監督工作,為配合運動訓練,科學安排運動量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這些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中,科研所還圍繞運動訓練中急需解決的帶有方向性、綜合性的關鍵問題,組織科技力量,圍繞運動員科學選材,運動訓練科學化,運動員機能、技術、心理診斷、疲勞與恢復、高原訓練、力量訓練、體育儀器器材系列化等重點科技項目進行了研究。

  20世紀80年代初,由于“十年浩劫”的嚴重破壞,我國競技體育后備人才極為匱乏,嚴重影響了我國競技體育的持續性發展。為此,在科研所參與制定的《全國體育科學技術長遠發展規劃》(草案)所列的“全國體育科技重點項目和主要課題表”中,就把“科學選拔運動員的研究”列為重點課題,要求根據各項目特點科學選拔運動員。在國家體委組織領導下,國家體委科研所與上海體育科研所、廣東體育科研所等8個單位239人共同完成了運動員科學選材工作,承擔《優秀青少年運動員選材研究》課題,對優秀運動員及青少年運動員的身體形態、機能、素質、心理、遺傳等指標進行了測試,為建立全國統一的選材標準奠定了基礎。科研所承擔此項工作的不同學科、不同項目科研人員經過多年努力,完成了田徑、體操、排球等項目優秀運動員選材的研究。研究組在大量數據基礎上,又制定出15個重點運動項目中級選材全國統一標準及數據庫軟件,在全國20多個省市體委舉辦了軟件運用培訓班,大大推動了全國科學選材工作的開展。

  1987年,在國家體委科教司組織下,科研所與訓練局、北京醫科大學、運動醫學研究所以及上海、湖南、云南、河南、山西等體育科學研究所56名專家對“我國優秀運動員的機能評定”進行研究,包括如何制定機能評定制度和機能評定新標準、新方法等,總結了機能評定的方法、手段,提出了機能評定的常規或常用的20個指標、標準和注意事項,系統介紹了25個運動項目運動員機能評定的特點和各指標的具體運用,在此基礎上,編著了國家體委體育科技專輯《優秀運動員機能評定手冊》。

  另外,科研所還利用情報資料研究的優勢,在建所以來的30年中,根據不同時期我國體育的工作重點和科研所科研側重項目與學科,撰寫了數百篇文章,報道了近5,000萬字的資料,拍攝和收集了體育教學與運動技術影片400余部,錄像資料3,000多小時,向全國推廣發行技術影片100多部,錄像資料8,000多小時。1982年第6屆世界杯體操比賽前夕,科研所科技人員及時發現了國外運動員將托馬斯全旋技術運用到自由體操中的新信息,并迅速將這一信息介紹給國家體操隊,李寧很快掌握了這項技術,并在比賽中成功運用了這一技術。此外,科研所科技情報人員還根據20世紀80年代我國體育改革的需要,大量翻譯編輯了國內外體育體制的文獻資料,就我國體育未來發展提出了戰略性見解,為國家體委在這一階段出臺的一系列政策措施提供了參考依據,如《體育現代化研究》、《各國體育科研體制的比較研究》、《對幾個國家奧運會戰略及其措施的研究》等。30年珍貴資料的積累也為體育情報所建所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在體質研究方面,1984年至1986年,科研所科研人員與體育、教育系統的11位專家一道,經過兩年多的時間,完成了《中國學生體質綜合評價方法及標準》的研究,該研究對中國學生體質各項指標科學地篩選和論證,對各指標在評價總體中的權重進行了統計分析,對評定方法進行了反復實驗,通過對1985年全國47萬大、中、小學校學生的測試數據,研制出男、女各年齡組各指標的評分標準及計算標準分的方法、綜合評定分和評級標準。對中國學生體質評價方法提供了較為實用、科學的工具。此外,在80年代,科研所還完成了《中日合作青少年體質研究》,《〈國家體育鍛煉標準〉的試行與研究》, 《運動訓練對青少年最大吸氧量的影響》,《第七套兒童、第五套少年廣播(韻律)體操的創編》,《關于我國高中級知識分子的健康與體育鍛煉狀況”等研究》,其中一些研究成果取得了良好的社會影響。

  在實驗室建設方面,科研所根據各研究中心的工作需要,在經費困難的情況下仍努力籌措資金購置了一批實驗設備。“六?五”期間,采購了影片解析裝置、高速攝影機、超聲心動儀、肌力測定裝置、計算機控制測力系統、超薄切片機等;“七?五”期間,購置了X光設備、光譜分析設備、活動跑道、磁記錄及處理系統、高速錄像及分析系統、動物房及附屬設備、心電監護儀、微氣候實驗室等。1987年,為了充分發揮實驗儀器使用效率,更好地為優秀運動員進行生理機能評定,同時為有關科研課題組提供測試服務,科研所成立了各研究中心共同涉及較多的以生理實驗為主的中心實驗室,采購了一些急需的實驗儀器,如紅外光點攝影系統、超聲心臟診斷儀、高速動態分析儀等設備。在第24屆奧運會和第11屆亞運會期間,中心實驗室先后為自行車、田徑、體操、舉重、游泳、柔道、乒乓球等項目的運動員做了大量綜合和單項的機能測試和診斷。

  科研所還積極創辦科技期刊,為繁榮體育學術,加強學術交流搭建平臺。 1959年,科研所開始編輯并面向廣大教練員、運動員和體育科研人員發行了《體育科學技術參考資料》, 1981年,更名為《中國體育科技》,1988年正式公開發行。同年,出版了《國家體委科研所學報》;并與國家體委政策研究室合作編輯出版《體育論壇》(試刊)。《體育論壇》緊密結合當時體育發展動態,堅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圍繞體育工作每個時期的重點,及時開展學術研究。對體育理論中的重大課題,進行爭鳴探討,為體育戰略、政策和理論研究提供重要交流平臺。1989年11月,根據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壓縮整頓報刊和出版社的通知》精神,將《體育論壇》與《體育科學》合并。而《體育論壇》在出版的短短一年多的時間里對我國體育學術界的影響極其深遠。此外,科研所還編輯出版了《國外體育動態》,體育情報所成立后,該雜志繼續在情報所編輯出版。

  1980年,中國體育科學學會成立,科研所積極參與了中國體育科學學會的籌建,并在體質研究、運動訓練、運動醫學、運動生物力學、體育情報學、體育儀器器材研究等二級分會的籌建上重點參與,在組織機構建設和學科骨干培養方面投入了精兵強將。受中國體育科學學會委托,其二級分會體質研究會、運動醫學學會、運動生物力學學會、體育儀器器材研究會和《中國運動醫學雜志》編輯部掛靠在科研所。

  科研所在20世紀80年代先后進行了兩次全所范圍的職稱評審和專業技術職務評聘工作,并制訂衡量科技人員的標準,大膽提拔和表彰了一批確有成績、有貢獻者,使科研所逐步形成為一支有較強戰斗能力的體育科技隊伍。為了保證科研所體育科技人才的培養,從 1980年起,科研所開始承擔研究生培養任務,經國務院授權,科研所具有了運動醫學、運動生理、運動生物力學和運動訓練學(乒乓球)4門學科的碩士學位授予權,平均每年培養6名研究生,1989-1991年,由于經費困難,一度停止招生。

  在對外交流方面,改革開放初期,為了彌補體育科研工作長期停頓造成的與國際水平間的巨大差距,1978年11月23日,國家體委派出了由運動醫學、運動生理學、運動生物力學、運動訓練學等學科的研究人員組成的體育科學考察團赴德意志聯邦共和國進行考察訪問,這是科研所改革開放后的首次出訪。此后,科研所先后派出17名科研人員分別到聯邦德國、美國、瑞士、蘇聯等國家進修學習。與聯邦德國體育科學研究所、德國弗萊堡大學、澳大利亞體育科研與訓練中心、蘇聯中央體育科學研究所、列寧格勒體育科學研究所以及波蘭體育科學研究所等簽訂了所際合作協議。此外,與日本體育科學研究所、香港中文大學體育系、香港體育學院的聯系也較為密切。

  1988年9月18日,國家體委副主任張彩珍在科研所建所30周年慶祝會上指出,“科研所擔負著特殊的重任,不僅要為國家運動技術的提高進行多學科的科學研究和科技服務,而且在體育學科建設與應用基礎研究方面做出了巨大努力。同時,為國家體育決策和增強體質方面進行科學研究和情報咨詢,出色地完成了任務”。為了表彰科研所全體工作人員付出的辛勤汗水和取得的突出成就,國家體委向科研所頒發了“國家體育運動榮譽獎章”。從1978年至1990年,科研所科技人員共獲得全國科學大會獎、國家科技進步獎、國家科委國防科委發明獎和國家體委科技進步獎等國家級和部委級獎項107項(其中參與完成獲獎課題6項)。總之,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的10余年,是科研所迅速恢復,穩步發展的10余年,一個以服務運動實踐為特色的、學科齊全、綜合實力較強的現代化體育科學研究所基本形成。

版權所有 © 國家體育總局體育科學研究所 京ICP備13023979號-3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體育館路11號 郵編:100061 電話:010-87182527 傳真:010-87182600
技術支持:青云軟件

江西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