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革發展
  

20世紀90年代,伴隨著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建立和我國體育事業的快速發展,科研所在新的形勢下不斷迎接新的挑戰,努力加強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的戰斗力,為這一時期我國體育事業全面健康快速發展,提供了有力的科技支撐。

  1995年,國家體委頒布了《國家體委關于進一步深化體育科技體制改革的意見》。《意見》確立了要逐步建立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符合體育事業和科學技術發展規律,科技與體育運動實踐密切結合的新體制與機制。

  1996年,全國體育工作會議以科技為主題,專門研究體育科技改革和發展問題。會議頒布了《國家體委關于貫徹科教興國戰略,加速體育科技進步的意見》,提出“以社會化為方向,大力加強全民健身領域的科技進步”,“探索科訓結合的體制和機制,進一步推動運動訓練的科學化”。在基礎性研究方面,要“有所趕,有所不趕”,著重解決全面的基礎性重大問題;要重點加強應用性研究,圍繞“兩個計劃”的目標,重點解決體育運動實踐中的熱點、難點和關鍵性問題。在科研機構改革方面,重點是調整體育科技系統的組織結構和合理分流人員。“九五”期間要完成全國各級各類獨立科研單位的結構性調整工作。在課題管理上,將備戰亞運會、奧運會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的課題逐步轉變為以訓練單位為主選定研究項目。

  從1986年體委改變直接下撥體育科研經費,逐步實行科研經費的分級、分類管理到1996年涉及奧運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的課題選擇以各運動項目中心為主,這加大了科研所在承擔體育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上的競爭難度。尤其是,在20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科研機構的經費嚴重不足,改變撥款方式后,科研所自身能支配的科研經費下降。因而,面對改革,不論是科研所的領導還是科研人員,都有著諸多的不適。但是,為了服務科技改革的大局,為了完成體委交給的體育科技任務,科研所本著認真研究、分步實施的原則,重新對科研工作的目標、方向和改革的原則進行了梳理。

  1994年4月,國家體委任命趙炳璞為科研所第6任所長。1996年,科研所根據我國體育科技改革的方針、政策,結合本所實際,逐步明確了科研所在這段時期的發展戰略和工作重點:

  面向中國體育事業改革和發展的目標,研究改進體育決策的理論和方法,積極主動地為體育管理決策提供咨詢意見,承擔國家體委軟科學科研課題;適應國際奧林匹克運動和國內競技體育發展的需要,研究提高體育科學訓練的理論與方法,為教練員提高訓練水平和運動員提高競技水平提供科學的理論指導;建立和開展為《奧運爭光計劃》服務的“體育科技工程”,為我國運動員成功地參加國際、國內重大比賽提供有力的科技保障;為增強人民體質,研究科學的健身理論與方法,研究不同領域、不同范疇、不同人群體質狀況和體育運動的特點,普及體育鍛煉的科學方法;建立和開展為《全民健身計劃綱要》服務的“體育科技工程”;為群眾健身體育的廣泛開展提供科學的理論和體育鍛煉方法的指導;研究、開發體育運動的人與運動器材和環境的最佳適配關系,研究具有高科技先進水平的測試診斷儀器設備,并為競技體育科學選材、訓練提供適宜的測試方法和測量標準;培養體育科研人才,調動和發揮體育科研專家和中年科技人員的積極性。建立并完善學科帶頭人制度,鼓勵并支持中、青年科技人員開展科技攻關活動。充分利用科研所的科研優勢和設備條件,研究多渠道轉化科研成果的方法,增強體育科研的自我保障能力。

  為完成上述戰略目標,根據體育科技改革的形勢,科研所確立了以任務為龍頭,強化建設幾個有成果、有影響的科研中心,圍繞《奧運爭光計劃》和《全民健身計劃綱要》,積極開展多學科綜合研究,力爭在體育科研的理論、方法、手段和效益上達到或接近國際先進水平的改革原則。計劃通過相對集中,適當調整和重點投入,建成2至3個國家重點體育科研實驗室、體育科研測試測量中心、體育康復和恢復中心以及體育運動測試測量(包括運動器材、體育測試儀器儀表)計量標準一級站。加快體育科技人才的培育工作。力爭在已有碩士生培養點的基礎上,增加博士生培養計劃。

  1997年,科研所制定了《科研所科技體制改革方案》,要求根據科研所特點和工作實際,按照要體現按勞分配、拉開檔次,尊重人才,促進競爭機制建立的原則要求,對內部津貼分配制度進行了改革;針對專業技術隊伍年齡老化,制定實施了《科研所關于高級專家退休工作的實施意見》;通過集中行政、科研、后勤管理;集中使用實驗設備、圖書資料、公用設施,統一規劃、管理和監督體育科研工作的開展,合理分流人員,調動和提高各類工作人員的積極性。

  1998年國家體委更名為國家體育總局,科研所的全稱也由原來的國家體委體育科學研究所更名為國家體育總局體育科學研究所。這一年,科研所也迎來了她40歲的生日。科研所建所40周年,在管理上進一步推出改革舉措:首先,建立健全規章制度,明確各部門職責與權利,對十幾項不適應實際的工作規章制度進行了修改;其次,完善分配制度與獎懲機制,以課題工作量與研究水平作為主要衡量指標,進一步修改津貼制度。

  從1991至1998年,科研所先后承擔了1992、1996年奧運會和1994、1998年亞運會以及1998年冬奧會的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工作。在備戰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的科研攻關和科技服務工作中,科研所有80名科技人員共同承擔了涉及13個運動項目的25項課題。經過近兩年的努力,在與教練員、運動員多年系統而密切地配合基礎上,絕大部分圓滿完成了任務,為我國代表團在巴塞羅那獲得優異成績做出了應有的貢獻,普遍受到運動隊的贊揚。科研所科技人員利用各種實驗設備,為許多項目奧運會集訓隊員做了大量的生理機能評定、技戰術分析、力量測試、醫務監督與治療工作。此外,科研所運動生物力學的科研人員還承擔了奧運會跳水比賽現場技術拍攝工作,這是我國科技人員首次正式參加奧運會的運動生物力學測試隊工作,為此,國家體委授予科研所 “第25屆奧運會運動項目科技攻關服務科技貢獻獎”。

  在1995-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周期,科研所將奧運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作為工作的“重中之重”高度重視,精心安排;在組織領導上,落實責任制,逐級負責,分層分類管理;以任務課題組和專業學科參與相結合,進行多學科綜合性研究,加大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的力度和廣度;在力量投入上,全所一半以上的高級科研人員參加了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工作,參與人員達80多人。針對運動隊的需要,及時組織機能評定攻關組以及運動創傷、心理咨詢、儀器維護等科技服務組,先后派出醫生20多人,共治療35,000多人次,維修各類儀器器材25臺,開辦心理講座15場,進行心理訓練30多人次,開展心理咨詢150人次。生理室開展了運動生理生化知識和機能評定咨詢以及常規生理、生化、內分泌指標的測定,為運動隊解決了大量實際問題。

  在奧運會進入最后沖刺的關鍵階段,科研所適時組織了“百日會戰”,有效地促進了工作開展。

  在亞特蘭大奧運會周期,在國家體委組織的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工作中,科研所承擔的課題數量和獲得的經費數量都超過了總數的40%,攻關課題涉及17個運動項目。從比賽結果來看,我國運動員在9個大項目中獲得了16枚金牌,科研所參與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的有5個大項;在15個項目中獲得獎牌50枚,科研所參與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的有11項。為此,科研所在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中獲國家體委體育科技進步一等獎2項、二等獎4項、三等獎6項(見附錄)。為表彰科研所科技人員對備戰亞特蘭大奧運會做出的貢獻,國家體委授予科研所“第26屆奧運會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貢獻獎”。

  1998年,科研所共承擔國家體育總局亞運會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課題14項,為備戰第13屆亞運會和第18屆冬奧會的國家隊提供科技支持,為優勢運動項目的優秀運動員開展針對性機能測試、心理訓練、運動營養、體能恢復、傷病治療等科技服務。涉及項目包括足球、排球、乒乓球、摔跤、自行車、擊劍、田徑、游泳、舉重、帆船、跳水、拳擊、網球、射擊、壘球和冬季運動項目。

  在具體的奧運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之外,科研所利用自身多學科綜合性的科研優勢,在國家體委科教司的指導和支持下,重點組織了由眾多所內外不同學科領域專家學者和高級教練員參與的涉及競技水平可持續性提高的關鍵性、綜合性課題,如《運動疲勞的機理和中西結合恢復手段的研究》、《我國優勢項目制勝規律》、《高原訓練機理和科學訓練方法的系統研究》以及《我國優秀運動員競技能力狀態的診斷和監測系統的研究與建立》等。通過大課題的組織與管理,初步形成了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的協作網絡,扭轉了過去體育科技界普遍存在的體育科研低水平重復、單兵作戰的慣性勢能,體育科技體制的改革也初顯成效。

  開展奧運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工作一方面為我國奧運健兒在國際賽場上取得優異成績,振奮民族精神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貢獻,另一方面,在攻關服務的過程中使科研所全體人員對改革體制的思想有了全面的認識,客觀上也提高了科研所的科研實力和影響力。從1990年至1998年間,科研所共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國家體委體育科技進步獎、國家體委軟科學研究優秀成果獎、國家體委奧運會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獎等部委級以上獎勵123項(其中參與完成獲獎課題10項)。

  在群眾體育研究方面,隨著1995年《全民健身計劃綱要》的頒布和相關科技工程的出臺,科研所積極主動地配合國家體委的戰略部署,在國家體委群體司的籌劃和指導下,完成了《中國成年人體質測定標準實施辦法》的研制和成年人體質監測工作,為1997年成立的“國家成年人體質監測中心”打下良好基礎。

  從1993年開始,由國家體委群體司和科研所組成《中國成年人體質測定標準實施辦法》的研制組,經過近3年的辛勤調研,共取得全國22個省、自治區、直轄市62個單位的112,530人的有效數據,制定出《中國成年人體質測定標準實施辦法》,1996年7月2日,國家體委正式發布。

  為了科學、有序地實施成年人體質監測工程,1997年5月14日,“國家成年人體質監測中心”在科研所掛牌成立,標志著國家成年人體質監測網絡正式啟動。1997年,“中心”設計印刷監測卡40萬張,編印《中國成年人體質監測手冊》5000本,提供給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舉辦全國成年人監測骨干培訓班,對19個省(市)自治區的監測工作進行檢查指導;對19個省市自治區的監測數據錄入電腦進行檢查驗收。1998年,“中心”完成中國成年人體質監測報告;出版了《中國成年人體質監測測定指南》和《1997年中國成年人體質監測報告》。

  上述工作的完成,標志著我國開始把國民體質作為一種資源納入科學的管理系統。這項工作也成為科研所積極貫徹《中華人民共和國體育法》,執行《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九五”計劃和2010年遠景目標綱要》和《全民健身計劃綱要》的重要行動,為2000年在科研所成立的包括各個年齡段的“國民體質監測中心”打下了良好基礎。

  此外,科研所還主動開展軟科學研究,為體育政策的制定提供參考。1995年,科研所在國家體委科教司的指導下,聯合兄弟單位,研究起草了《奧運爭光科技工程》,此外,還參與了《對我國非奧運會項目發展現狀與發展對策的研究》、《新技術革命與體育未來研究》、《科技興體戰略對策研究》等工作。

  在實驗室建設方面,1990年3月,在國家體委《1991-2000年體育科學技術發展規劃》中提出要建10個左右研究中心和重點實驗室,“國家體委體育科學研究所的科研力量雄厚,儀器設備較齊全,應建成幾個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重點實驗室”。1994年,在制訂科研所“九五計劃”和2010年長遠規劃中,提出要建設2至3個具有世界先進水平的重點實驗室。同年,在國家體委的扶持下,科研所增加了LE6000跑臺和PEAK錄像解析系統,CYBEX測力系統進行了升級更新;此外,還新添了設備14件,對原有設備進行了40多臺次的維修,從而使科研所的實驗室設備能進一步適應運動測試的要求。

  1995年,科研所在國家體委科教司和計劃財務司的大力支持下,通過奧運會專項款、財政科技專項設備款和霍英東基金,根據開展科研和奧運攻關的實際需要,購置專項儀器9項,其中,進口大型儀器4套:熒光度分度計、肌電儀、電泳儀和γ記數器。“九五”期間,國家體委加大了對科研所科研儀器設備投入的力度,如24導無紙化腦電儀、彩色B超、便攜式心肺功能儀等。此外,根據任務需要,先后添置了快速錄像分析儀、技術錄像編輯系統、腦電圖儀、圖像和數據電子計算機分析系統”等設備。

  根據科研所關于在“九五”期間建立2至3個具有世界先進水平的重點實驗室的規劃,同時為了更好地完成科研所承擔的國家計委重大課題《我國優秀運動員競技能力狀態的診斷和監測系統的研究與建立》,這一期間,在儀器設備的配置上,主要加強了生理生化實驗室、運動醫學實驗室的基礎建設。另外,科研所還非常重視實驗設備的科學管理,把實驗室建設與管理列為重要的改革內容,積極探索了適合科研所多學科、綜合性特點的實驗室建設和管理體制。這些新添的儀器設備在科技人員進行基礎性和應用性研究中,以及圍繞奧運會、亞運會進行卓有成效的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中發揮了巨大作用,產生了良好的社會效益,并為今后在科研所建立重點實驗室奠定了基礎。

  從學術研究成果角度看,在競技體育方面,自1980年以來,科研所共承擔亞運會、奧運會和冬季奧運會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課題121項。通過各學科聯合作戰,科研所在專項運動訓練、運動生物力學、運動醫學、運動生理生化、運動心理、儀器器材的研制與維修以及體育應用軟件等學科領域都取得了十分可喜的成果。在運動訓練方面,1991年,以科研所牽頭的由數百名教練員、科研人員組成的課題組,完成了田徑、游泳、體操、舉重、籃球、排球、足球、乒乓球、羽毛球等9項《教學訓練大綱》的研制工作,被稱為我國運動訓練領域的“塔基”工程。在應用基礎研究領域,如運動性心臟、過度疲勞機理、乳酸閾形成機理、肌肉延遲性損傷、高原訓練等領域的研究已達到國際水平。

  在群眾體育研究方面,通過與全國體質研究人員深入全國各省市體質測試點,共同承擔攻關課題,使科研所在提高科研能力、更新研究手段、改善實驗條件、緊密結合實踐、培養鍛煉人才方面都取得了新的進步,主要完成了《中國成年人體質測定標準的研究》、《國家體育鍛煉標準修改與研究》、《實用體質學之研究》、《中國人手腕骨發育標準CHN法》等重大課題。在完成全國成年人體質監測基礎上,出版了《中國成年人體質監測測定指南》和《1997年中國成年人體質監測報告》等。

  40年來,科研所共完成各類科研課題613項;截止1997年底,科研所共獲得國家級和部委級以上獎勵228項(其中參與完成14項)此外,科研所一直保持著每年召開所論文報告會并編輯《論文集》的傳統,從建所到1998年40年里,科研所科研人員共完成科研報告和論文2,000余篇,在各種國際會議上發表了200余篇學術論文,部分課題的研究達到了國際先進水平,許多成果填補了國內空白。在運動心臟、運動員過度疲勞的生理機制、乳酸閾形成機理、高原訓練、運動延遲性肌肉損傷等方面處于國內領先地位。在應用與開發研究中,頸椎病及運動損傷非手術治療,田徑、游泳、體操、乒乓球、足球、排球、賽艇、自行車、舉重等多種運動項目訓練監測與控制,賽艇多參數遙測分析系統等一系列體育科研儀器器材的研制等,都獲得了重要的研究成果和很好的社會影響。

  在人才建設方面,科研所通過多學科聯合作戰,較好地完成了各項科研任務;在具體的科研實踐中,由相關領域的專家幫助、培養年輕學者不斷提高理論和實踐水平,科研所也積極支持、資助他們進修、留學。由于歷史和社會環境等原因,科研所人才結構斷層和后繼無人的情況越來越嚴重,老一代科研人員逐漸達到或接近退休年齡。在國家體委科教司的協調下,科研所同上海體育學院、成都體育學院、山東體育學院達成協議,聯合培養研究生。科研所先后取得了運動人體科學、體育人文社會學、體育教育訓練學以及運動醫學等4個學科專業的碩士學位授予權,還與上海體育學院聯合獲得了運動人體科學博士學位授予權。

  根據國家體委《關于貫徹科教興國戰略,加速體育科技進步的意見》中關于“九五”期間人才建設的“133”工程,科研所組織推薦中青年學術帶頭人和跨世紀青年體育科技骨干的工作。1996年,確定了科研所跨世紀中青年科技骨干隊伍,提出了人才培養計劃,為適應未來體育科技事業發展需要,建成專業基礎扎實,多學科、高層次的體育科技隊伍。1997年,科研所提出:“加強人才培養,要把人才培養作為戰略問題抓緊抓好,要有長遠規劃和培養重點,要想方設法、采取特殊措施加強學術帶頭人、業務骨干、經營管理人才隊伍的建設”。1998年,為切實加強科技人才培養,增強科研事業的發展后勁,科研所以研究室為單位,多次組織人員參加各種崗位培訓、專業技術培訓。

  在國內外學術交流合作方面,至1998年,科研所與國內數十家科研單位、大學建立了合作關系,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臺灣等地區的體育科研機構進行廣泛的學術交流;在國際上,與德國、韓國、美國、澳大利亞、俄羅斯、新加坡、日本、泰國、芬蘭等3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體育科研機構、專家學者建立了聯系,進行廣泛的國際體育科技合作,擴大我國體育科學研究的影響;同時,及時了解、借鑒國際先進的體育科技成果,推動了我國體育科技事業的發展。

  

版權所有 © 國家體育總局體育科學研究所 京ICP備13023979號-3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體育館路11號 郵編:100061 電話:010-87182527 傳真:010-87182600
技術支持:青云軟件

江西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