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傳播
媒體報道 首頁 >> 科學傳播 >> 媒體報道
體醫融合大有可為
文章來源: | 發布時間:2019-02-13 | 【打印】 【關閉】

  (轉自健康報)

  體育與醫學是促進身心健康的“雙胞胎”。在健康中國的國家戰略全速推進中,如何將全民健身與全民健康更好融合,發揮1+1>2的效果?醫療界和體育界開始行動。

    健康服務鏈條存在缺環

    “體育健身科學指導的環節目前有所缺失,使運動并不一定能達到促進健康的目的。”近日在京舉行的國家體育總局體育科研所體醫融合促進與創新研究中心成立大會上,該中心主任郭建軍坦言,現在大家都知道運動可以促進健康,但自身最需要什么樣的運動,了解卻非常有限。

    2013年,首都兒科研究所對北京市景山學校1100多名在校學生進行了骨密度測試,其中50%學生骨密度不足,女生的骨密度極低率達到了4.9%。“這不是因為缺鈣,而是缺乏骨質增強性運動。”郭建軍說,缺乏科學指導會導致運動的健康效率不夠。運動狀態下患者用藥如何考慮,也存在體醫脫節。如某些降壓藥物排鈉,運動也排鈉,低鈉可能危及生命。

    來自醫療界的人士對體醫融合也多有期盼。北京大學第三醫院心內科副主任醫師趙威說,在心臟康復中,運動處方很重要。但醫生未接受過系統的運動相關專業培訓,對病人的運動指導偏理論性,亟待加強醫療和運動專業協作。“體育工作者兼具運動的‘營養師’和‘廚師’雙重身份,盤活現有資源,加強合作,對于促進患者康復是很有益的補充。”

    三個融合和一個結合點

    “在《中國公民健康素養66條》中,只有0.5條與體育有關,太少了。”郭建軍說,在跟臨床醫生的交流中,自己的一大感觸是要從醫療看體育,重新發現體育;從體育看醫療,重新認識疾病。這兩個重新認識是體醫融合的前提。體育教育不僅是技能教育,更應是維護生命的教育,要區別于傳統的運動技能,著力發展健康運動技能。

    郭建軍認為,體醫融合首先要解決運動的安全性,包括血糖安全、心臟安全、避免傷病。其次是解決運動的有效性。有效性又分為近期和遠期效果,比如嬰幼兒體育鍛煉在一兩年內看不到效果,但真正的效果可能影響終身。第三是運動的可持續性。臨床康復訓練往往讓患者感到枯燥單調,難以堅持,有效果的運動需要通過快樂感的獲得,才能得以持續。

    “奧運會冠軍絕不是單純靠意志品質就能拿到的,背后需要大量的科學理論和技術的支撐。”郭建軍說,體醫融合也包括技術融合和資源融合。競技體育的科技成果可以和臨床技術相融合。全國有200萬名的健身指導員以及眾多的健身指導場所,有助于解決醫院在運動康復方面人手、場地短缺的問題。

    “運動處方是體育與醫學的結合點。”重慶醫科大學校長雷寒教授提出,體醫結合關鍵是建立運動處方庫。不運動有害,不當運動同樣有害。要根據患者病情、身體素質等,選擇運動種類、運動強度、持續時間、運動頻度,制訂個性化運動方案。在心血管疾病領域,美國已逐步建立各種細化臨床診療指南的運動處方庫。

    體醫融合創新已經在路上

    曾在美國梅奧醫學中心工作的廣安門醫院呼吸科主任李光熙,對梅奧高度重視運動康復印象深刻:梅奧中心針對心臟病患者的康復團隊中,有8人是運動康復師,占整個團隊人數的近一半。

    李光熙團隊從2014年開始與國家體育總局體科所專家合作,在冠心病等慢病患者管理中探索體醫融合。他提出,患者單人運動訓練效果不好,依從性差,團隊訓練效果更佳;訓練要增強趣味性,讓患者體驗到運動的快樂,同時要注意運動安全。在運動治療中,體質測試應得到重視,可作為不良生活方式的“標志物”,運動相關生化指標要列入監控體系,用于判斷運動強度。

    近年來,我國兒童肥胖問題日益突出。各種減重指南都提出,要增加運動,提高運動的有效性。北京兒童醫院內分泌科副主任閆潔介紹,從去年開始,該院與體科所合作開展講座,每月一次現場指導,最近還與第三方合作開發App,指導小患者利用碎片化時間運動。

    “我們希望通過合作找出適合青少年管理的體醫融合模式。”閆潔說。

    科研創新更是體醫融合的重要使命。北京安定醫院精神科副主任醫師肖樂說,活動減少是抑郁癥的典型癥狀,該院將抑郁癥作為體醫融合的突破口,最近與體育研究部門合作申請了國家重點研發計劃,將針對抑郁障礙全病程干預策略開展研究。

版權所有 ? 國家體育總局體育科學研究所 ICP:13023979號-3
地址: 北京市東城區體育館路11號 郵編:100061
電話:010-87182527 傳真:010-87182600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2897號

江西11选5